化妆品加工厂分析前景网红美妆能“红”多久?

风头聚势的网络红人护肤品品牌最终也要回到美妆护肤生意的本质。这些年化妆品品牌越来越难做,而化妆品加工厂也是叫苦连天。而由于自媒体的崛起出现了很多网红品牌销量暴涨,这部分网红通过各种包装自己,然后自己做一些自有品牌进行售卖。
       化妆品加工厂说据纽约邮报最新消息,在美国化妆品零售商Ulta Beauty上年11月变为真人秀明星Kylie Jenner护肤品品牌Kylie Cosmetics的独代合作零售商后,该知名品牌在Ulta Beauty的销售量并不理想。根据专门跟踪线上购物的网站Rakuten统计数据,从2016年6月到2019年5月之间在知名品牌官网和Ulta.com消费的人群中,约60%购买Kylie Cosmetics的顾客只购买了一次该知名品牌,最近几个月尝试过购买Kylie Cosmetics产品的顾客基本上没有复购计划。
        Rakuten是日本同名电子商务服务公司的全资子公司,把握了150万线上消费记录。可是,因为Rakuten没有跟踪Ulta Beauty的物理化学店面,因此统计数据只反映了Kylie Cosmetics的线上市场销售状况。
Kylie Cosmetics的收入在第一款产品发布后的次年即2016年11月做到巅峰。Kyshadow套装在2016年8月第一次亮相时不到60秒迅速售罄。2016年2月,Kylie Cosmetics发布的护唇膏套组在eBay竞拍上市,乃至以225美元终结竞拍,这基本上是按照之前29美元的10倍。
Kylie Cosmetics助力Kylie Jenner身家攻克10亿美元
       据《福布斯》拥有最新统计,凭借Kylie Cosmetics的丰硕成果,Kylie Jenner早已首次超出Facebook创办人变为史上最年青白手起家创业亿万富豪,财产或已攻克10亿美元,首次加入十亿富豪俱乐部。
然而近期Kylie Cosmetics的业绩提升速度已出現放慢迹象,上年销售总额仅录得9%的增长至3.6亿美元。与Ulta Beauty合作原本为进一步提升知名品牌的市场份额,然而情况似乎并不如预期。
       某一方面,美国美妆护肤市场整体出現疲软现象,据NPD集团早期发布的资料显示,美国一季度护肤品销售总额比去年同期同比降低4%至18亿美元。雅诗兰黛集团也在近期一个季度提到美国的经济放慢。
       除此之外,诸多征兆说明,短期内的消費风潮之后,Kylie Cosmetics也迫不得已刚开始处理真真正正的知名品牌管理方案难题。据Rakuten统计数据,截止2018年11月,该公司线上收入已降低了62%,有分析认为,收入降低主要因为Kylie Cosmetics无法维持客户忠诚度,顾客在不断流失。
近期已有顾客开始抱怨知名品牌糟糕的客服,退货退款现行政策和订单信息搞混问題。有顾客反映,其在网站上花250美元购买产品,最终只收到12件商品中的7件,而Kylie Cosmetics客服对投诉处理不力。Kylie Jenner为母亲Kris Jenner发布的套装在Ulta官网上获得大量1星负面评价。
      化妆品加工厂说据Rakuten称,Kylie Cosmetics的明星唇釉产品仍然强劲,占其销售总额的69%,市场销售表現远远超出别的品类。从2016年6月1日到2019年5月31日,Kylie Cosmetics唇部产品的销售总额仅降低了2.3%,同期美国市场护唇膏产品销售总额整体降低了5.3%。可是别的品类的表現则差强人意。部分投诉指向产品质量问题,对眼影盘的显色问題和产品质地进行诟病,顾客对该知名品牌拥有最新发布的护肤品产品线也褒贬不一。
有评论称,网络红人美妆护肤也许也就是一股风,很快就会失势。尽管在一众网络红人护肤品品牌生机勃勃的当下,下此结论还为时过早。可是人们都心知肚明,流量和话题度无法支撑护肤品品牌的长期发展。
       随之市场需求更加充分,网络红人护肤品品牌要想可持续地发展,最终要進入真真正正的现代化、系统化和资本化竞争阶段,不仅与网络红人美妆护肤争夺市场份额,还不得不与实力雄厚的传统护肤品品牌同台竞争。
据华尔街日报引证内部人士表露,天然护肤大佬Coty企业集团方案以6亿美元回收Kylie Cosmetics大部分股份的交涉仍在继续,为表高度重视,该买卖由老总Peter Harf亲身跟踪。截至目前,Coty集团与Kylie Cosmetics拒绝对该消息作出回应。
       早在2017年就有买家对Kylie Cosmetics表現出了兴趣,并两者之间讨论如何减少知名品牌对生产商Seed Beauty的依赖程度。有消息人士透露,卡戴珊家族的好友、护肤品品牌Anastasia Beverly Hills创办人在2018年以30亿美元的价钱出售其个人品牌股份的案例,给卡戴珊家族提供了商业上的参考。
市场需求日益激烈,随之千禧一代和Z世代人群 开始亲睐性价比和社交媒体话题度都更高的小众品牌,网络红人护肤品品牌的赛道越来越非常拥挤。美妆博主Huda Kattan于2013年发布的个人护肤品品牌Huda Beauty获得了一大批拥簇者。尤其是在中国,因为购物分享社区和社交媒体的发达,Huda Beauty尽管未首次进驻中国,其明星眼影盘产品仍然在年青消费人群 中掀起了一股风风潮。
       不过Huda Beauty同样未能幸免于品控问題,有消费者投诉称该知名品牌眼影盘荧光色眼影或致过敏,尽管产品标注了眼影盘“不建议上眼”的标签,但标签很难难以被注意到。
        歌手Rihanna发布的Fenty Beauty向来被视为Kylie Cosmetics劲敌,彼此粉丝乃至经常在Instagram等网络平台掀起骂战。与Huda Kattan等草根出身的美妆博主出身的护肤品品牌不同,Rihanna和Kylie Jenner均为明星名流,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极高的号召力。Kylie Jenner在Instagram拥有1.4亿粉丝,而Rihanna拥有7370万粉丝。
       两个知名品牌的竞争非常胶着。今年年初,Fenty Beauty基本上与Kylie Cosmetics同时向护肤类产品拓展,发布润唇膏“Pro Kissr Balm”和唇部磨砂膏等护肤类产品,被业界视为其发力护肤品市场的信号。化妆品加工厂说另外Rihanna今年初已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注册Fenty Skin商标,申请内容包含肥皂、护肤和个人护理等产品。
与Kylie Cosmetics单一品类独大不同,Fenty Beauty各品类表現更为均衡。这身后是研发生产制造“硬实力”的差异。
        Kylie Cosmetics将研发生产制造外包给Seed Beauty集团的Spatz Laboratories。这一家供应商是典型性的自主品牌生产商,长期为各种个人品牌提供化妆品研发制造和包装服务,它在加州Ornard和中国都设有工厂。除了Kylie Cosmetics,Seed Beauty还为另一家增速惊人的互联网护肤品品牌Colourpop进行生产制造,Colourpop目前在Instagram上有590万粉丝,然而该知名品牌在产品质量方面也经常遭受诟病,这让市场对Seed Beauty的品控问題造成异议。
       可以说,Kylie Cosmetics身后的Seed Beauty就是美妆护肤领域的快时尚。随之网红经济愈演愈烈,这样的生产商也开始增多。从产品设计到生产制造,最多可以不超出一周时间,自主品牌生产商所有作业流程都有现成的模型,时刻把握当下美妆护肤潮流。
从两个知名品牌身后的资本背景来看,Fenty Beauty显而易见更胜一筹。
 
Copyright © 2018-2019 InDrawn. 盈妆生物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:沪ICP备18040269号